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信公众号:他们在干吗

撩妹技能·男友力Max·暖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8章 辩论的艺术 (4)刁钻问题巧回答  

2012-12-26 20:10:20|  分类: 走向成功(含社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生活中,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带有不同目的的人,对我们提出一些带有圈套的刁钻问题。对这些问题,我们如果按照正常思维来回答,就可能陷入”不答过不去,答又难过去“的窘境。这时候,我们就必须转变思维,以刁克刁。
第一,王顾左右而言他。
有这样一个民间故事,说是狮子想吃一些野兽充饥,但是得找个借口。他找到兔子,张开血喷大口问:“你闻闻,我口里是什么气味?”
兔子生性老实,用鼻子仔细一闻,嗅到狮子嘴里一股腥臭味。他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有一股臭味。”狮子闻听大怒道:“你诽谤我,不是好东西!”
于是将兔子吃掉。
第二天,狮子又饿了,又如法炮制地抓住猴子问这个问题。有了头一天狗熊被吃掉的教训,猴子便乖巧地说:“啊呀,好一股香味,好闻极了!”狮子怒道:“我食肉,又不刷牙,口里怎么会香?你这不说真话的家伙,留你何用?”
于是又将猴子吃掉。
第三天,狮子又饿了,又抓住狐狸提问这个问题。狐狸假装闻了闻,恭恭敬敬地回答说:“报告大王,昨夜我感冒伤风了,现在鼻子仍然不通气,实在闻不出什么气味来。等我过几天好了再来闻吧。”狮子没有办法,只好放掉了狐狸。
狮子的问题是一个选言肢不全的二难推理:口中的气味不是香的就是臭的,动物无论怎么回答,都必然吃亏。因此狐狸就是从选言肢不全找到了对策。
林肯是一个辩论大师,他的很多辩论实例都使用了这种技巧。
1847年,林肯与民主党的卡特莱特对垒,竞争国会众议院席位。卡特莱特是一个有名的旧派巡回牧师,也是一个富有能量的煽动家。他不断散布谣言,说林肯只相信上帝,但不承认耶稣,不承认赎罪和报应的基督教教义。
他举行了一次宗教集会,特邀林肯参加。会上,卡特莱特面对听众煽动说:”一切不愿下地狱的人,请站起来!“除林肯之外,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了。卡特莱特又以挑畔的口气说:”我看到除林肯先生之外,你们所有的人都表示不愿下地狱。林肯先生,我要问你,你要到哪里呢?“
在这里的”要到哪里去“,暗示的含义是林肯”是不是要到地狱去“。对这个问题,无论林肯回答”去“还是”不去“地狱,都会明显落于下风。
林肯思索了片刻,从座位上站起来,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,含一板一眼地回答:”我并不感到必须像其他人一样来回答问题。卡特莱特先生问我要到哪里去,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:我要到国会去。“
在这里,林肯并没有直接回答”要到哪里去“,而是王顾左右而言他,使对方一拳打了个空,陷入十分可笑的境地。
对于一些带有攻击性的刁钻问题,我们可以直接套用这种技巧。比如说,你在饭店里正在吃饭时,有一个与你平素有隙的同事走过来,故作夸张地指着你面前的饭菜问:”这种东西你怎么吃得下去?“
对方的这个问题,显然是想贬低你的身份,如果直接回答”很好吃啊“之类的话,必然会让对方得逞。这时候,你可以把东西慢慢嚼完咽下去了,然后指一指自己的嘴巴说:”很容易,你看,就是这样吃。“
或者可以反问他:”这些都是最流行的绿色健康食谱,你还不知道吗?“
第二,借题发挥。
伍廷芳是位著名的外交官,曾历任驻美国、秘鲁、墨西哥、古巴等国的公使。
伍廷芳的口才极佳,在一次出使英国期间,他发表了一篇精妙绝伦的演说。一位在场的英国贵妇人在演说结束后过来与他握手,并说:“伍廷芳先生,对于您的演说我真是十分佩服。为此,我决定把我的爱犬改名为‘伍廷芳’,以示纪念。”
伍廷芳听了以后,觉得她这种作法有损自己人格,心中十分生气,但碍于自己的身份,他没有把怒气表现出来,而是用一种平和的口气向对方说:“很好,很好。那么,您以后就可以天天抱着‘伍廷芳’接吻了。”
对方闻听,羞红了脸,说不出话来。
一位摩门教徒向马克·吐温宣讲他们的教义:“这个社会男人要扮演多重角色。他们太累了,需要各种各样的女人成为他们休息的港湾。为了制止嫖妓情况的发生,慈善、博爱的摩门教永远主张一夫多妻制。”
马克·吐温听了笑道:“尊敬的先生,您主张一夫多妻制,那么你父亲也为你找了很多母亲吗?”
摩门教徒气得脸一阵红、一阵白。突然,眼珠骨碌碌一转,冲马克·吐温笑眯眯地发话:“你能够在《圣经》中找到一句禁止一夫多妻的话吗?”
马克·吐温不慌不忙答话:“当然可以。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二十四节说,‘谁也不许侍奉二主’。”
马克·吐温故意把一夫多妻嘲笑成一夫侍奉多妻(多主)。这样就能把一夫多妻纳入《圣经》关于“谁也不许侍奉二主”的论题,从而成为《圣经》所禁止的对象。
那教徒理屈词穷,一时哑口无言。
三,以退为进。
1972年,美苏举行关于签署限制战略核武器的最高级会谈时,基辛格向美国代表团的随行记者介绍情况:”苏联生产导弹的速度每年大约250枚。先生们,如果在这时把我当成间谍抓起来,我们应该怪谁呢?“
美国记者立即接过话头发问:”我们的情况呢?我们有多少潜艇导弹在装配分导式多弹头?有多少民兵导弹在配置分导式多弹头?“
基辛格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”我们有多少潜艇,我知道;我们有多少民兵导弹在在配置分导式多弹头,我也知道。“停顿了片刻,他把话题一转,对记者说:”但是我不知道这些数字是不是保密的。“
记者马上叫起来:”不是保密的!“
基辛格随即反问:”不是保密的吗?那你说是多少呢?“
在这里,一个明知故问,既让记者们无还击的空间,又让自己金蝉脱壳,因此显得技高一筹而幽默洒脱。
我国和前苏联就两国边界问题举行过多次谈判,那时两国关系不好,在谈判中唇枪舌剑是常有的事。
在一次边界谈判中,前苏联的一位外交官说:“你们中国的边界在哪里?不就在长城一线吗?长城是干什么的?难道不是边防工事吗。”
我国外交人员觉得他的这种想法很可笑,可是又不便直接反驳,于是回答说:“不错,长城是边防工事。那么说贵国是愿意按着边防工事这种界限确定边界啰?”
苏联外交官一听眉开眼笑,以为这回总算有便宜可捞,马上连边地点头,不迭声地说连声说:“哈啦绍,哈啦绍(俄语,好的意思)。”
我国外交官笑了笑,继续说:“可是,我们中国修万里长城时,你们苏联的边防工事在哪里呢?你们的莫斯科直到12世纪才筑城堡——那也是防御工事,这样,我们可以吃点亏,让你们把边界就定在那里吧。”
前苏联的那位外交官一下子被驳得哑口无言,再也不提边防工事的茬儿。
第四,拒绝回答。
有时,对方的刁钻问题是处心积虑准备好的,攻击力特别强,在对方攻势的凌势下,我们既无法还击,一时又无法找到摆脱的办法,这时也不必着急,只要果断地打住对方话头,态度从容而且轻描淡写地说一句:”胡说!“,然后就开始奉行沉默是金的战术,一般就可以结束可怕的僵局。
最重要的是不要紧张,静静而且坚强地直视着对方。对方看到无法继续展开攻势,而且预见到你的抗拒会更加猛烈,最终只能无奈地结束刁钻的攻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